須須

he是不可能he的,这辈子都不可能he的

我生来便是小肚鸡肠硬要装作大方得体。便是晴日飘雪花,雷霆拂春风,藏了,忍了,算了,死了。偏偏生芽逢山火,你不懂,他不懂,静悄悄一把烈焰烧干净了才好。

关于合志《十九加八》印调

Louise:

微博投票目前已经结束啦,但是考虑到还有人可能在上学,所以决定在周六之前大家还可以补登一波,直接评论我即可。
请注意!因为我们在计算尽量准确的数字,所以投过票/私信过须须/lofter已经留言过的人可以不用再特别说明了!!
转载推荐点赞都不算!!以评论这条为准!!


我同时也在微博发了,还请大家不要重复评论以免我脑残认错id!
感谢大家支持。

眠狼:

太突然了。
心中那个浓墨重彩的江湖颜色不再,谢谢您带来的童年,先生千古。 

【官宣❤】就决定是你了!2018年LOFTER锦鲤!

万一?

包包包子铺!:

经过一轮和金主爸爸们讨价还价式的剥削拉赞助(๑•̀ㅂ•́)و✧


终于可以正式开启这个全网史上最穷抽奖活动了!




本次活动在【点赞】【推荐】【评论】三项中,抽选 【1位 】天选之子幸运鹅,作为我们这个穷苦平台的锦鲤!只抽1个!!!!


即,你点推、点赞、评论,都有可能获得包子的垂青(并不用


礼轻情意重,请不要嫌弃我们!!




抽奖赞推评截止11月12日0点


抽取时间为11月12日12点后(拉取完数据并抽完为准)




——————礼物一览——————


———————由LOFTER官方提供——————


LOFTER官方提供 黄金沙雕认证 【2018年LOFTER幸运包】称号


LOFTER官方提供 网易杭州园区1日游(车马费自理)


 @包包包子铺! 零号机(自掏腰包)提供某宝广州酒家 速冻包子搭配 价值100元的礼包袋


 @包包包子铺! 初号机提供的优酷会员6个月


娱乐领域 @LOFTER娱乐主播  提供的签名照礼包(_(:з」∠)_这个比较玄幻,未必有你喜欢的,但希望能让你开心一点XD)


影视领域 @猎影人  提供的影视周边礼包


绘画领域 @提香  提供的艺术大礼包


设计领域 @少即是多 提供的耳机2个


美妆领域 @好物分享笔记 变美礼包1个


乐乎商城 @福利市集小秘书  提供的保温杯和颈枕


LOFTER市场部提供,价值人民币30w元静态开屏一天,os:是的我们的开屏真的这么贵,不贵怎么给服务器续费?(展示时间24小时,日期需另外协商,不与原有活动冲突)


LOFTER设计部&技术部 提供定制【合集封面】1个,并署名(锦鲤ID)加入合集封面默认池中(需符合平台规定,拒绝黄赌毒,辱骂催坑等)




———————由LOFTER的小伙伴们提供——————


网易考拉ACG站    提供的刀剑乱舞挂件一盒


逆水寒同人姬   提供的《遇见逆水寒》桌垫X2(男女各1款)


遇见逆水寒官博 提供的《遇见逆水寒》游戏内5000红尘


楚留香手游 提供的楚留香五大门派“刀剑纵横”金属书签礼盒*1,游戏内感受速度与激情的急速震颤坐骑“溪桥客”(小毛驴)*1


 @网易第五人格  提供的火箭棒抱枕1个


《食之契约》手游 提供,任意角色透扇x2,任意角色发箍x2,联动酣畅菲力牛排一份(真实的可食用的就是你吃过的西餐厅牛排,共6片)


kinbor 提供的价值399元文具大礼包


《新网球王子RisingBeat》提供,超大鼠标垫1个、任意角色T恤1个,徽章1套(全员安排!一共9个)




———————由LOFTER的太太们提供——————


【以下奖品考虑到太太们的时间安排,兑现时间截止到2019年6月30日】


 @𖥓  太太提供的【由你提供CP/角色,本人在外网找一篇词数小于5k的文来翻译】


 @林朵   太太提供的【包子造型的抱枕】1个


 @臭鱼干  太太提供的【英文5000单词以内的cp文翻译】(需锦鲤本人要到翻译授权)


 @千川s  太太提供的【定制头像】1枚


 @梓默非雨 太太提供的赞助点梗:作品《一年生》cp:KA,设定随意点,字数:一万+(兑换条件:锦鲤是一年生粉)


 @穆寒  太太提供的【《九州飘零书 商博良》】X1本


 @豆花花花  太太提供的 【幼儿园画风头像】X7个(一周7个不重样!)


 @华胤  太太提供的【黑塔利亚任意角色插画】X 1张(限单人,限黑塔利亚)


 @迟长夜·维和部队  提供的【《少女歌剧》迷宫组同人文】X1篇,字数随缘3000起步支持点梗;或【《VC》言绫同人文】X1篇,字数随缘3000起步支持点梗。如果对这两对cp不感兴趣可以换成steam上购买游戏《妄想症Deliver Me》或者《中国式家长》


 @开异  太太提供的Q版二次元同人头像X1个(不限作品)


 @奶香鸡胸肉  太太提供的【《全职高手》任意cp,除(BG向)文】X1篇,字数5000-10000字+【气味图书馆的香水礼盒套装】1套


 @甘草糖  太太提供的【ob11自制小衣服】X1套,元旦出新





  • 所有奖励中奖人皆可选择性放弃(但不可分开转让给他人(即我们只收取一次获奖人收件地址)


  • 考虑到安全问题,不接受食品类奖品赞助





(奖品追加中,欢迎赞助商太太们联系我们。追加奖品请私信包子铺,在评论里写我们未必能看到!!!!!)



滋味(ABO)【雷磊(沈亢/王浩X万山】

双龙车……吧

大概……吧

将就看吧

最近肾不太好


不知道啥时候挂,挂了再补




https://shimo.im/docs/M0WP2eOvjEwJ6DHn/ 《无标题》 ,可复制链接后用石墨文档 App 打开

暗杀【雷磊】

 啊……

我好困

挂了明天来补了

今天就幸运的先看吧

雷磊

叫暗杀但是并没有杀

但是我就是想叫




http://fx.weico.net/share/39638860.html?weibo_id=4294098997166502



emmmm
最近沉迷游戏导致拖更,我特来请罪
点五篇梗吧
什么♂p♂l♂a♂y都写
cp参见tag
如果没人点我就咕咕这条lof
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



、、明早起床删嘻嘻
(管它多少粉,我就是想点梗)

命付河山五【雷磊角色衍生】傅经年x魏莲生

又名:风雪山神庙 ,又又名:纯情戏子俏将军

和原角色剧情没什么关系的角色衍生(不要骂我)
几乎都是我自己脑补的人物性格
各种名词和知识点都是我瞎编的,请考据党慎点(我几乎把我从德云社听到的知识点全用上了      我也不知道我一个四川人为什么要逼自己写北方的故事






        沈西林一回到青木公馆就看见一个人穿了他乳白色的浴袍光着两条腿,顶了一头湿漉漉软趴趴的头发正躺在他的沙发上喝他的红酒, 眼皮肉眼可见的微微跳动了两下。

      璃杯反射了沈西林踟蹰不前的身影,袁承烈连忙将酒杯放在桌上,趿着棉拖鞋跑了过来。

      “西林哥哥~”

       夹着嗓子用鼻音扭捏出尖细的声线,沈西林觉得一身的汗毛都立了起来,真不懂自己以前怎么会觉得这声音甜美动人。

       袁承烈双手挽住沈西林的胳膊,低下头拿带着水汽的头发去蹭他的脖子,沈西林拽了两下没拽开,反倒被拉着到了沙发边。袁承烈一屁股坐在沙发是,两条长腿蜷缩在一旁,将半个身子都压在了沈西林身上。

      “西林哥哥,人家找你找的好苦哦,好不容易找到你,你昨晚却对人家这么粗暴。”

       沈西林觉得自己眼皮都要跳飞了,两手用力把袁承烈推开。

      “袁,袁老大,昨晚咱俩啥事儿都没发生,你可别毁我清白啊。”

       袁承烈一头扎进沈西林怀里握了拳头轻轻捶他胸口,“你坏坏嘛。”

       “昨天踢得人家好痛哦。”说着,袁承烈缓缓撩开浴袍,大腿上还留着一个青紫的脚印。

      “哎哟!哎哟快遮上!你要不扑过来我也不会踢你啊,昨晚不是给你药酒了嘛,您自个儿擦擦就没事了。”沈西林伸了两根手指夹起浴袍轻轻把腿给盖上了。

       袁承烈见他一手遮着眼睛一手帮他拉浴袍的样子突然没憋住笑了出来。

      “噗哈哈哈哈哈哈哈,你太好玩了哈哈哈哈哈。”

       沈西林被他笑的心里发毛,袁承烈一手扶着腰一边笑眯眯看他,“好啦,不跟你闹了,今天怎么样?傅经年是不是特别感谢你啊?”

       不提这事儿还好,一提沈西林就牙疼,他捂了半张脸,冲袁承烈一笑说道:“他当场感动的泣不成声,非要跟我拜把子,好家伙,把我这一通追啊,从街头求我求到街尾,我最后使了一招金蝉脱壳才跑出来。”

       袁承烈听得一愣一愣的,好半天合不拢嘴。

      “你没在开玩笑吧?我怎么听着不像傅经年啊。”

      “你以为呢?他还感谢我,他就差拿枪蹦我了。”

       袁承烈仔细看了看沈西林,眼神疑惑。

      “哎哟,你要是死了就是笨死的,我听你的话给他打掩护我就是跟着你一起笨死的。”

       沈西林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仰头叹气,自己当初是怎么会觉得“她”冰雪聪明的啊?




       天气渐渐回暖了,傅经年还是那身军装,除了斗篷,把人衬得更加挺拔精神。刚从军部出来,让副官把车开回去,在大街上漫无目的的走着,将军气魄威严,惹得旁人偷偷侧目,触到冰冷的脸色又赶紧把目光抛向别处。

       魏莲生此时正从钱袋里拿了几块大洋准备去给师父抓药,去年冬染了风寒,如今虽然好了,可老是断断续续的咳嗽。

      “莲生啊。”

      “哎,师父,我这就去抓药,一会儿就回来。”

      “早去早回啊,傍晚你还有一场呢。”

      “晓得了,操心的二哥。”莲生一笑,掀帘子出门了,师父在屋里收拾衣物的手一顿,咂摸这久违的称呼,竟也温馨的笑了出来。



       

       清风吹在脸上说不出的舒爽,北平气候干燥,倒是被这风吹出几分诗情画意。白大褂外罩了一件月牙白的马褂,莲生脚步轻快,小脸即使不上粉黛也白里透红。街旁有个捏糖人儿的摊子,莲生见五颜六色花样繁多,便驻足看了片刻。

      “你喜欢这个?”

       被声音吓了一跳,莲生这才看见站在他旁边的傅经年,正眯着眼睛也看着糖人。

      “傅……傅将军。”

      “这是第几次了,你怎么每次都被吓到?”

       莲生手指放在胸前绞弄着说:“明明是你每次都突然出现。”

       傅经年头也不转的说道:“你真是喜欢这些小孩子喜欢的东西。”

      “我才不喜欢。”说着,莲生转身抬脚就走。

      “去哪儿?”

      “去街口给师父买药。”

       傅经年走在他旁边,两人隔了有半臂远,魏莲生能感受到风把他身上冰凉的气息吹过来。

      “你师父病了?”

       魏莲生声音轻轻的,傅经年却能听得清楚,“师父有点咳嗽。”

     “嗯。”

       两人不疾不徐的走着,傅经年是个不会主动找话的人,魏莲生就走在他旁边,只要一伸手就可以碰到的距离,他突然觉得,今天决定出来散散步是个很不错的决定。药铺不远,掌柜的正指挥伙计给别人抓药。

    “掌柜的,五钱贝母,磨成粉。”莲生从怀里掏出两个大洋放在柜台上。

       傅经年皱皱眉说:“这么少?”

       正打量药铺的莲生回过头答到:“不少了,这可贵着呢。”

      傅经年敲了敲柜台说道:“掌柜,半斤贝母,钱去傅将军府领。”

      药铺掌柜眼珠子都快出来了,卖了那么多年药,一开口就要半斤贝母的还真是少见,连忙点头赶了学徒去后面取货。

       魏莲生赶紧拦住了他,“哪用得了那么多,又不当饭吃。”莲生苦笑不得的叫住了小伙计。

       傅经年想了想,“那……二两吧。”

       魏莲生看他一脸吃了多大亏得样子不知怎么,就是想笑。

       莲生提着二两贝母和两个梨子和傅经年一起往回走着,一脸笑意盈盈。

      “有那么好笑吗。”

       莲生抿着嘴点点头,“嗯,我还是第一次看见有人让卖鸭梨的去府里领取钱,你看你把人大姐吓的。”

       傅经年冷着脸没接话,莲生笑笑,拉起他的手说:“来。”

       魏莲生的手很暖,手指软软的,指腹有一层薄茧,他拉着傅经年来到卖糖人儿的摊子,摘了一个孙悟空递给他。

      “给你。”





斩心落臣

挑战原耽       










      百里修罗道,五里黄泉路,要过黄泉必经诡河边的死人茶寮。

       没脚的鬼百无聊赖的把玩着土陶做的茶碗,外面下起了雨,修罗道一年里倒有一半的时间都是雨,再过不久便是诡河的汛期,到时候,这死人茶寮就会漫上一脚深的腐水,那是没脚鬼最喜欢的日子,因为这样他就不用招待客人了。

       没脚鬼伸着懒腰打了个长长的呵切,懒懒的抬着眼皮瞟了一眼茶寮里唯一的客人,活动了一下只剩白骨的脚趾。

    “哎,我说你还要喝多久啊?一杯茶你喝了一下午了。”

    那人仿佛没听见他的话,低着头拿手指沾了茶水在脏兮兮的桌上写写画画,低声细语。

   “中州?不行不行,那里修者太多容易被抓。岭南?不行不行,虫子太多了,我招虫子咬。海外?不行不行,我晕船……江南?”

     没脚鬼见叫了半天那人都没理,干脆扔了茶碗在那人脚边,年轻人被溅起的茶水烫的一机灵。

   “哎哟喂!你干嘛!”

    没脚鬼歪在凳子上一手撑着腰没好气的说道:“老子要打烊了!”

   “你!”年轻人涨红了一张脸瞪着他,青筋在粉白的颈部处乍现。

    没脚鬼却乐了。

   “嘿!要现原型!要现原型!让老子看看你是个什么见不得人的玩意儿。”

    年轻人啐了一口,踢向脚边的茶碗碎片,那陶片直直飞向没脚鬼的枯骨脚,削断了他半边脚掌骨。

  “啊!好你个臭小子!”

没脚鬼连忙跪在地上寻找自己另外半只脚掌,那人早已跳到茶寮外,两指并拢扫了一下腐朽的支柱,小小的茅草棚便轰然倒塌,没脚鬼被压在了草堆下面。

年轻人轻轻拍了下肩膀上蹭到的木灰,冲茶寮咧咧嘴,露出一口大白牙,飞身离去。没脚鬼从枯草堆里钻出来,右手紧紧攥着自己的半片脚掌朝早已走远的白色身影吼道:“老子一定要掐死你!!”

 

 

江南好啊,真好啊。

白衣青年睁着圆圆的眼睛好奇的打量岸边垂柳,湖中青烟,亭台楼阁,行人百态。

人世好啊,真好啊。

年轻人买了一块白糖糕捧在手里舍不得吃,香香白白软软的糕点就那么在他手里一直捧到了天黑。

肚子咕噜咕噜叫起来,那人挠挠脑袋,小心翼翼的吃了很小很小一口。

咕噜咕噜咕噜。

更,更饿了……

青年揉揉肚子,看了一眼手中冷掉的白糖糕,舔舔嘴唇,又吃了小小一口。

呵。

湖边暗影处传来不可察觉的一声轻笑。

“谁?”

青年嗅到了不同寻常的味道。

一双黑色的靴子从阴影处露出一个尖,不仔细看就会当成影子的一部分。

“傻子。”

阴影那处的人说完便失去了踪影,青年探头看向湖边,几下吃完了白糖糕顺着岸堤走去。

欧阳斩立在一座八角宝塔的塔尖,脚下轻轻一蹬便震落一块黑瓦落尽湖中,咚的一声,挤碎明月,涟漪阵阵。

“……真无聊。”


“哇,你这样会砸到人的。”

一抹白色的身影悬在空中,冲欧阳斩甜甜一笑。

“……”

欧阳斩一个趔趄,差点从塔顶摔下来,白衣青年及时扶住了他。

“哎哎,小心小心,摔下去很疼的。”

欧阳斩倒抽一口气,看了他一眼,一个梯云纵越开几丈远,落在一棵高高的柳树尖。

月色朦胧,不远处的塔尖上黑乎乎一片,欧阳斩皱眉,这人行踪太过飘忽不定了,且悄无声息。

“嘿!你别跑啊。”

白衣青年又悬在他身边,盘膝而“坐”,不借助任何外力。欧阳斩心下一凛,飞身荡到湖心的一座小船上,船身轻轻晃了一下。

四周寂静,欧阳斩后颈起了一层鸡皮疙瘩,回头一看,果然,那白衣人鬼魅的出现在船篷顶上。

“你跑的可真快。”那人朝他笑笑,月华在他瞳孔里流了一转。


欧阳斩双目一定,黑色的飞丝自窄袖劲装中飞射而出,年轻人觉着有趣,伸手捉住了那节飞丝,那四线极细,划破了他的手掌,深红的血一流出来便被丝线尽数吸干。

黑色丝线吸了血越变越大越变越长,仿佛有生命一般将他的手掌缠住,又伸了一个头钻进伤口处继续吸血。

“这是什么?”青年兴奋的语气和处境一点都不相符。

黑丝很快缠上了他的脖子,接着是上半身。

欧阳斩皱着眉头不说话。

太慢了,血螈吸了血怎会生长的这么慢?

血螈好容易将人全身都缠住,自己已经吸血吸到胀起来了。

欧阳斩看年轻人被裹成了一根虫子只露出一颗脑袋,可脸上全无恐惧,他只是好奇的看着血螈,眼睛里透出惊奇。

“你是谁?”

青年把目光从血螈上移开,看着欧阳斩,一双圆眼睛衬着月华清辉亮晶晶的。

“我叫月臣,你呢?”

他话音刚落,血螈就支撑不住自动缩成了小小一坨,和刚刚的细丝不同,这次他变成了一个大肚子的小软虫,月臣从地上把血螈捡起来放在手心,手指戳戳他的肚子问道:“它怎么了?”

血螈在手心翻滚几下,尖尖的尾巴一弯曲把自己弹回了欧阳斩肩膀上,朝他委屈的扭了两下便拖着肥硕的身子爬进了敞开衣襟里。

欧阳斩看了眼月臣说:“吃撑了。”

“噗……哈哈哈哈”


月臣笑的全身都在颤抖,手掌的伤口早就没血流出来了,倒是有些发白。

“你真有意思。”

月臣对欧阳斩说。

“你真无聊。”

欧阳斩看也不看他一眼,目光看向湖面泛起的一个个小小涟漪。

月臣从乌篷上跳下来,凑到欧阳斩面前问道:“你还没告诉我你叫什么呢?”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

“我都告诉你了。”

“你也可以不告诉我。”

月臣被噎的说不出话,斜着眼睛看了欧阳斩一眼,脚下一软正好倒在他身上。

“哎呀……我失血过多了,我好晕啊,我要死了。”

倒下的动作太大,扬起的袖子勾住了欧阳斩头上银月的头饰,月臣偷偷往后一扯,头饰掉在地上,半短的头发便散落下来。

欧阳斩眉角跳了跳,把刚刚伸过去揽住月臣的手抽出来。扑通一声,白衣浸湿。

月臣从水里露出脑袋,朝欧阳斩喊道:“失误,失误。”

——我看人世话本里都那么写的,没想到实际操作这么难。

欧阳斩深吸一口气,“白痴。”

看着欧阳斩几步点在水面便远远离去,月臣从水里浮起来,脚尖落在水面,朝他大喊道:“我明天还来找你玩啊!”

那时月臣初出修罗道,他看世间万物,便觉得世间万物都有趣,万物都欣喜。

那时欧阳斩初出幽都,他看世间,便觉得世间虚假恶毒,只那轮明月皎洁。